九之糖

渣文手渣画手。
什么都能吃的杂食系。

© 九之糖
Powered by LOFTER

【空我】

* 很早之前写的,基本上是几天拼一段,想起是七夕,就把它给补完了,然而还是晚了。

* BUG多。BUG多。BUG多。

* OOC十分严重注意。OOC十分严重注意。OOC十分严重注意。

* 很早就想女票Kara了,前后文风不一样,后期文艺得要死_(:з」∠)_没脸看。

 

1.

我与松野空松的第一次相遇可谓不怎么浪漫,但绝对令人深刻。

那时我狼狈地躲避着身后的野狗,而他伤痕累累地倒在他家门口,然后我就被他横挡在路上的身体给狠狠地绊了一跤,摔了个狗吃屎。

我一脸栽到地上,绝望地等待着野狗的撕咬,但过了好一会儿身上也没有传来痛感,我疑惑地睁开眼,艰难地向后看去,哪里还有野狗的影子,只有昏暗的路灯投下的橙黄灯光。

我松了口气,爬起身来,借着微弱的灯光瞧见了绊倒自己的东西,便被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躺这儿啊?”缓了缓剧烈跳动着的心脏,我蹲下身,将人翻了个身,就又被吓了一跳,“天哪!怎么……受了那么重的伤?”

我有些担忧地想着就这么把人丢在这儿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可能就是这人吓走了(?)野狗。

我舔了舔干燥的唇,看清了他在灯光下擦上了些灰的脸庞。

我感觉我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或许……把人带回去帮他包扎一下伤口,报答一下救命之恩的话……也不错?

我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把人带回了家。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睁开眼便瞧见了一张放大的脸。

“啊啊啊抱……抱歉!”

似乎是因为我突然醒来把他给吓着了,他慌慌张张地向后退去。

“我………我…”他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只是……只是想…叫醒你……”

然后他喘了几口气,镇定了下来,继续说道:“是、是你救的我吧,小姐,真的是十分感谢!”

我有些呆楞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道谢,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其实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不然我可能会被野狗咬死呢。”

“……诶?是这样的吗?”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总之我俩互不相欠啦!”我笑着看向他,“我叫井上川子,你呢?”

“……啊,我、我的name是松野空松。”他回答道,“But还是very感谢你!井上君。”

“没关系,我也十分感谢你啊,松野君。”我一边有些不习惯地承受着他的客气,一边想着他是不是暴露了什么奇怪的语调。

 

2.

自从那次空松离开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再次见到他是在附近的小公园里,他坐在长椅上,对着啄食谷粒的鸽子弹吉他,唱着具有奇怪歌词的曲子。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唱的很好听,低沉性感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感觉酥酥麻麻的。

我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脸,莫名地想要坐在花坛上静静地听完,然后我就这么做了。

一首歌的时间并不长,我坐在公园广场的角落里听空松唱了好几首,直到他停下,当我站起身想要迈开步子离开时,才发现脚已经麻了,然后我就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耳边传来了脚步声,我直挺挺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觉得特丢脸。

“呃……小姐,你没事儿吧?”空松的声音在上方响起。

我没有应答,只觉得脸上烧的厉害,用手撑地想要站起来,脚却不听使唤,于是我又摔在了地上。

“噗嗤。”

我发誓我绝对听到他偷偷笑出声了,我羞恼地把脑袋埋在臂中,自暴自弃地趴着不动了。

“抱……抱歉。”似乎是意识到了有些失礼,空松忍住笑,“我扶你起来吧。”

然后手臂处就附上一个温热的东西,接着我被他轻柔的扶起,过程中我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谢谢。”完全站起来后,我红着脸道谢,声音细不可闻。

“没、没关系!”空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你的脚没事吗?要不要去坐坐?”

“啊,不……”我刚想拒绝便被打断了。

“任性可不好哟,井上君。”

诶?诶!我惊讶地抬头看向他。

原来……一早就认出来了吗?我脑中冒出这句话后我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蠢死了!

我又把头低下,脸红地能滴出血来,一点一点地跟在他身后移动着到达了长椅。

 

两个人坐下后谁都没说话。

我悄悄地瞥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打破了沉默。

“你的……装扮还真独特。”刚刚整个人都处在极大的惊吓中,使得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服装,“那个头像很可爱。”我这么说着。

“是是是是是是吗?!!!”空松瞬间就激动起来了,握住我的手脸上泛起了红晕,“你是first这么说的而且完全不觉得痛!哦难道你就是我wait已久的karagirl吗?!井上君!”

…我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痛吗……”我看了一眼他抓着的我的手,然后看向了他穿着的那条在阳光下亮闪闪的裤子,偏过了头,“这条裤子是挺痛的,还有……你能把墨镜摘下来吗?”

“Su、Sure!”他摘下墨镜,露出了那双正亮晶晶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感觉我的心脏兴奋地跳着,胸腔被撞击地咚咚直响。

好可爱好帅气………我看着他发起了花痴。

“井上君?”空松的手在我的眼前挥了挥,我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抱、抱歉,你刚才的歌真好听。”我尴尬的红了脸,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空松似乎没在意我刚才的走神,惊讶地说道:“井上君难道一直站在那里听吗?”

“是的。”我红着脸承认了刚才的偷听。

“谢谢喜欢!”他灿烂地笑着对我说道,“虽然这些歌是送给温柔又可爱的鸽子小姐的,但有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我看着他满足又幸福的笑脸,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冲动,对他说道:

“其实,我刚搬来这里没多久,松野君如果有空的话能不能带我熟悉一下这里呢?”

然后我看见他愣了愣,脸上浮现出一大片红色云彩,最后他弯了弯眼睛给了我一个笑,点点头回答道:

“好。”

 

3.

空松是个很好的导游。他尽职尽责地带我熟悉了一遍这里的街道路线。

我跟在他身后默默地听着他说这里的哪家鱼店最好,哪家蔬果店又更实惠之类的话。

“松野君很会持家呢。”竟然连哪家店的蔬菜价钱都记得一清二楚。

“啊,只是平时和brother一起出来帮妈妈买点东西而已。”空松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诶?松野君有兄弟吗,一定也是像你一样很好的人吧?”

“当然!我们可是无敌的六胞胎!”空松的语气十分骄傲,却又马上低落了下来,“……不过我们并没有我说的和井上君想像的那么好,现在只是六个没用的neet而已………”

我眨了眨眼,有些吃惊,“真的没有想到呢,不过我现在也是待在家里没事干的neet啦。”

“我都没有嘲笑你,你可不要嘲笑我啊!”我笑嘻嘻地说道。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空松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那瞬间的变化快的让我以为那是幻觉。

 

“圣诞节的时候你打算做什么啊,松野?”

在那次约会后我和空松之间的往来就变得多了起来。

我靠在栏杆上,偏过头看着他。

“……大概和往常一样和brothers一起狂欢吧。”空松望着河面,戴在脸上的墨镜闪着亮光。

“那就是说你很闲啰!”我得出了这个结论,“这样的话我可以约你出来吗?”

“你不和你的家人一起吗?”

“他们没时间来陪我啦。”我不在意的摇摇头。

空松自以为很酷地扶了扶墨镜,转过头看向我,“哼,看在你在节日的时候这么寂静与孤独,我就好心地陪伴你吧!”

“哼哼,感谢我吧,井上!”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已经免疫了他的装扮和话语,但听着果然还是很有趣呢!

“那,十分感谢你的好心啦,松野。”

真的是十分温柔呢,空松。

 

“井上!这里!”

我拢了拢身上略薄的外套,快速地向着空松的方向跑去。

今天竟然这么冷啊,真是失策了。

“你……不冷吗?”空松看我穿着格子裙,披着薄薄的针织衫外套,腿上只套了一条黑色打底裤,有些担心地问道。

“当然——不冷啦!这可是我们女孩子的天赋技能!”我上去挽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向街上走去,“快走啦!不然有些商店都关门了!”

他似乎是因为我这突如其来的亲密而愣住了,即使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我也能看到他脸上红了一大片,任由我拽着他走着。

“井上……你、你……”好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地说道。

“啊,我怎么了?”我笑眯眯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我们去那儿吧?”我指着游乐场说道。

“啊?去那儿…….?”空松愣了愣,看了眼远处闪着彩光的游乐场,有些犹豫。

“可是我都买好票了……别浪费嘛!”我从兜里掏出两张票,朝他笑道。

空松没有回答,却任由我把他带了过去。

4.

“啊啊!真无聊!所以说空松哥哥到底跑哪去了!说好一起过圣诞呢!居然临时有事!!”

椴松这样抱怨着,与自己的四个哥哥们走在街上。

“都是NEET能有什么事啊…看那家伙支支吾吾的样子肯定有事瞒着我们吧,连自己的兄弟都要隐瞒的事,啊啊,这么一想还真是不爽呢。”

人渣长男附和着末子,埋怨道。

“只能希望他能在十二点前回去,不然会被妈妈连着我们一起骂的。”

三男则是担心着兄弟们的生命安全。

“那就教训他一顿啦。”小松笑了笑,挥了挥拳头。

“真是的,一松哥哥也说几句啊。”

椴松转头看向沉默着的一松。

“啊……”一松摘下口罩,露出了鲜有的笑容,“十四松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诶?十四松哥哥?”椴松歪了歪头。

“女孩子!女孩子!”

十四松抬起长长的袖子,朝着一个地方指去。

“诶??有女孩子在看我们吗???”×6

几个人一阵手忙脚乱,紧张地朝着十四松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而只看到了两个亲密的,互相挽着手的背影。

“什么啊!是一对该死的情侣啊!”小松瞪着眼不满的说道。

“这有什么有趣的!”椴松撇了撇嘴。

“不…你们看那个男的。”一松诡异地笑了笑。

“男的有什么好…”

看的。

前面的男人正巧偏了偏头。

成功地让轻松的话卡在喉咙里。

“诶诶诶诶诶诶?!!!!”×6

兄弟们瞬间炸成了一锅。

看见前面的男人有些疑惑地想要转过头,吓得他们条件反射的躲到了旁边的草丛里。

“我…我没看错吧…?那……那是空松哥哥??”

椴松捂着嘴不可置信的说道。

“空松那家伙居然交了女朋友吗?!!”小松咬牙,用力捶了下地。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们躲在这里啊,不应该是他躲吗。”轻松面无表情地吐槽道。

“那种垃圾……不可饶恕……”一松抱膝不断散发着负能量。

“他们要走远啦!!”十四松抬手指着那两个人。

 

5.

空松突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了看。

“发生了什么事吗?空松。”我疑惑的问道,抬头悄悄观察他听见我改变称呼的反应。

空松只是皱了皱眉,或许是我听错了吧。“没什么,我们走吧。”

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兄弟们的心情无比愤怒与震惊。

 

夜晚的游乐场因为圣诞节的关系更加热闹,数不清的节日彩灯照亮了这座城市的半边天。

“我们要玩什么?”

我抬头望着空松,他被彩灯照亮的半个脸庞,显得无比帅气。

“不是你要来的吗,怎么要我来决定。”空松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太多了,没法选嘛!”我笑嘻嘻的挽着他的手,颇有些无赖。

空松也笑,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我的头,他做完这个动作的时候似乎自己也僵硬了一下。

我看着他刻意转过去的头,只发现了他耳尖微红的耳朵,接着传来了他努力平静的声音。

“那我们先去那边吧。”

然后我就晕乎乎地被他带走了。

 

“啊啊真可恶真可恶真可恶!!!”

悄悄尾随在两人身后的五个人身上都冒出了强大的怨气。

“所以说空松哥哥是怎么认识她的啊啊啊啊!”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看上空松啊!!”

“F…F…F!!”

“空松哥哥不是每天都说了要去见karagirl吗?”

“谁知道那是真的啊?!世界上怎么真的有karagirl这种生物啊啊啊啊?!!”

“女朋友!女朋——!!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定不是臭松,他一定不是臭松……”

“喂喂!十四松一松冷静啊???”

“一松上吧!烧掉那两个人!!”

“别在这添火了啊小松!!”

“烧掉他们的屁毛吧轻松!!”

“都说了别捣乱啊?!!!!他们走远了!!”

 

6.

“抱歉啊,没能赢下娃娃给你。”

空松放下枪,窘迫地摸了摸头。

我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关系啦,赢没赢不重要,你能做这些我已经很感动了。”

空松眨了眨眼,朝我灿烂一笑,做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哈,为karagirl做这些是我的荣幸。”

我接收了他的wink,捂了捂胸口。

糟糕,感觉被撩到了。

我不自在地转过头,转移了一个话题。“我、我们接下来玩什么。”

“已经玩地差不多了吧,人也很少了。”空松看了看周围,回答道,“我也该……”

感觉到接下来他可能会说“该回家了”这样的话语,我有些着急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还没来得及玩它呢!现在人不多,我们快去吧?!”

我指向的地方是摩天轮。

那是我一开始就想要去的地方,然而圣诞节情侣太多,队伍排了长长的一串,只得放弃。

空松看到的时候愣了小半会儿,然后才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摩天轮现在排队的人的确很少,我们很快就登上了座舱。

即使临近午夜,城市里依旧闪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颇有些纸醉金迷的感觉。

座舱晃晃悠悠地摇着,我悄悄的偏过头看向空松。

他侧头看着下面城市的翩翩风情,座舱里没有亮灯,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神情,但我莫名的觉得他的表情应该很温柔。

我心尖儿一颤,仿佛被蛊惑着开了口,“我是井上川子。”

空松似乎被吓了一跳,他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我,“嗯……是的,井上?”

我看向他的目光黯淡了下来,失望地叹了口气。

他果然不记得我了。

我提提嘴角,用玩笑般的口气说道,“到现在你还是没想起我来,让我好伤心啊!”

空松听到这句话明显有些慌乱,“诶……?井上我以前认识你吗?”

“怎么不认识?我高中可是你的同桌啊?!”我笑着说道,也没指望他会想起来,毕竟我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小配角。

他埋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抱歉地对我说道,“对不起啊井上,我实在是想不起来。”

我静静地看着他,座舱已经过了摩天轮的最高点,逐渐下降着。

他究竟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呢。

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因为我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演技好得我根本猜不透他哪面是真哪面是假,脸上总带着个面具,不肯轻易将真面目示人。

那他又是否真的记起我是谁了吗?

嗨呀,这家伙果然很难懂。

我看着摩天轮快要下降到最低点,转过头对他说道。

“空松,我明天就要走了。”

“诶?!你要走了吗……”

我不看也知道对面他的神情一定很惊愕。

“对,我父母有事让我回去。”

“那你……还会再过来吗?”

“可能会吧。”我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藏在阴影里,“我就要走了,空松,你叫一次我的名字好不好。”

他没有答话。

我看看座舱降到最低点,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应我的时候,寂静黑暗的舱内传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

“川子。”

我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他,舱门“啪”地一声打开,柔和黄光照进来,我清楚地看到了他低着头,看着我温柔地能够溺死人的眼神,那双眼睛是如海一般梦幻的蓝。

我呼吸一窒。

 

7.

舱门开了,他没有动,我也呆坐在那。

我紧张地抓着裙沿,手心冒出汗来。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直到外面传来工作人员的催促声,我才像被按下了开关一样站了起来。

“我、我们下、下去吧。别人在催了。”

我低下头,不让他看到我通红的脸。

“好。”

我听见他这么应了一声。

我几乎是同手同脚走出去的,游乐园外刮着的风更强了些,但却没有来时那样冷。

“那就……我先走了。”

我忍不住尴尬的气氛率先开了口。

明天……我、需要我去送你吗?”空松的语气有些不知所措。

我笑笑,试图让气氛轻松起来。

 

“算了吧,离别的场景不太好受。”虽然现在就是这样。

“那我……”空松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嘿,别想着先开溜,我的圣诞礼物你还没给我呢。”

我抬起头,盯着他那双海蓝海蓝的眸子看。

“呃……”

“别告诉我你没准备啊?!”我瞪着他。

空松舔了舔唇,盯着地面,似乎是在犹豫什么。

好半晌,他抬起头来,解下他围在脖子上那条深蓝色的围巾,然后围在了我的脖子上。

“抱、抱歉,我忘记了,这条围巾我围了一晚上,挺暖和的,看你穿的那么少,送你吧。”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就送这个啊?”

空松紧张地满脸通红,“如果你不喜欢,我、我换一个。”

我弯着眼睛看着他,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不,我很喜欢。”

“至于我给你的礼物——”

我埋在他肩窝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在他的侧脸轻吻了一下。

“是这个。”

我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迅速转过身跑开,躲进了黑暗里。

空松站在原地待了好一会儿,他抬起手摸了摸被亲吻的脸颊,低下头叹了口气。

“川子。”

-END-

8.

高二的时候我转了学。

我站在讲台上结结巴巴说完了我的自我介绍,听着下面的哄笑声,低着头藏着红的能滴出血来的脸,快步走到了老师指给我的座位上。

晃过了一节课,本来想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我被一旁的人碰了碰手臂,然后反射性地抬起头看过去。

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笑得十分灿烂的脸,蔚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你一人,好像被温暖的海洋给包围着。

“嘿!新同桌?你好!我是松野空松!”

面前的人伸出手来,我呆呆地看着,呆呆地伸出手握住。

直到他在我眼前挥了挥手,我才惊醒似的抽回我的手,脸又变得通红,低下头没敢看他,小声地回答道:“我是井上川子,请、请多指教!”

面前的人没怎么在意我刚刚失礼的举动,反而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脸上带着骄傲的神情,“井上是吧?既然你是我同桌我会好好罩着你的!”

我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根本没听他后来说的什么,只是脑子里不停地回想着他最初朝我绽放的那个笑容。

我感觉我十七年来没有萌动过的少女心在这个时候复苏了。

 

空松的确如他所说的那般罩着我,我作为一个新来的转校生,并没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跑来欺负我。我也凭着自己还算好的人缘融入了这个班级里。

我和空松相处地也算融洽。他经常逃课,总会借我的作业来抄;他也会带一些零食给我,美名其曰说是报酬;他会和我讲他那几个兄弟的事情,抱怨根本没有兄弟爱;我偶尔会附和几句,静静地听着,悄悄地看着他的脸,默默地在心底说着我喜欢你。

我很喜欢站在戏台上的他。

自信、耀眼、万众瞩目。

把角色的性格刻入心底,以最为华丽的方式演绎出来。

我很讨厌站在戏台上的他。

自信、耀眼、万众瞩目。

就好像自己藏得很深很深的珍宝被公之于众,然后被众人热烈追逐,是所有人的焦点。

 

与你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的暗恋对象再遇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好像濒死的鱼遇到水,黑暗中的人遇到光。

就好像你陷入了一场很长很长的睡梦里,梦里的你很幸福,然后你睁眼,发现梦外的你也很幸福。

我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松野空松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时,就是这种感觉。

于是我把他带回了家。期待着明天早上他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是“哟!井上,好久不见”还是“井上,你好吗?!这次谢啦!”

但我唯一没敢想的便是那句生疏的不能再生疏“谢谢你”“十分感谢你”。

他不记得我了啊。

我应付着他的答话,看向窗外一碧如洗的天空。

也是,高中那时的事,现在谁还会记得呢。

就像现在的松野空松永远不知道曾经井上的川子喜欢他。

就像现在的井上川子永远不知道现在的松野空松喜欢她。

 

 

 

松野空松他真的不知道吗?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