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之糖

渣文手渣画手。
什么都能吃的杂食系。

© 九之糖
Powered by LOFTER

       又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结果还是这样过了节(。

      小松变成恶魔的过程?

       -----------------------

  事情就这样突然发生了。

  小松呆呆地站在原地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他的兄弟们......全部都死掉了。

  他居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开心。啊啊,弟弟们说的没错,他果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小松抬起沾满红色颜料的手擦掉了满脸的泪水。

  在惊喜之后他所遗留下来的感情只有无穷的悲伤与寂寞。

  “.....这群混蛋......居然就这样丢下作为哥哥的我...偷偷跑去玩了啊...真是...不公平呢...好歹....我也是长男啊...”小松喃喃自语着,泪水再一次地滑落。

  然后他在这间布满了血红色色彩的屋子里倒下了,与鲜血融为了一体。

  血珠溅起来,落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个妖异的图案。

  ----------------------

  小松觉得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他想起那个梦是什么之前,他就被人叫醒了。

  “小松?人渣长男?死neet!醒一醒啊?!”

  小松睁眼看见的便是三男轻松有些担心的脸。

  奇怪....轻松他不是应该...?

  在看见轻松的瞬间,小松的脑子里划过了这样怪异的想法。

  应该...什么....?他压下心底划过的奇怪的念头,张嘴说道:“喂喂,对我温柔点啊,长男也是需要爱的!”

  轻松见他醒了过来,没好气地说教道:“真是的,谁叫你要睡在客厅这种地方的,也不盖一床被子,很容易着凉的知不知道啊?!”

  小松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耳朵,满脸无所谓地回答道:“是是~我明白了轻松大人。”

  轻松看着他这般敷衍的态度,脸色更不好了:“废柴长男,要是我不在了,看你生病怎么解决!”

  “你不可能消失的!!”小松下意识地叫道,神色十分激动,“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

  你们...不会离我而去的...对吧?

  轻松被他激动的态度吓了一跳,有些奇怪地说道:“只是玩笑而已...以前也这么说过,不用那么夸张吧?”

  小松这才注意到自己不太正常的情绪,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只得说道:“...反正这种话以后还是少说。”

  轻松只是疑惑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然后客厅里就陷入了一阵十分尴尬的沉默。

  好在这种现象持续时间并不怎么长,就被开门的声音给打破。

  “哟,我亲爱的brothers,有....”

  “好了空松哥哥,别堵在门口,快进去啦!”

  进来的是钓鱼回来的空松与椴松。

  “诶,小松哥哥居然没有去玩小钢珠,不会是这个月的零用钱又输光了吧~”椴松十分惊讶的看着小松。

  “哼,是这样吗我亲爱的brother,需不需要由我这个存在于寂静与孤独中的男人借.......”

  “啊,不用了空松,我只是有点累在家睡了会儿觉而已。”小松连忙打断了空松那过痛的发言,回答道。

  “还因为没有盖被子差点感冒。”轻松在旁边淡淡补了一句。

  “小松哥哥也要小心点啊,感冒了兄弟们会很困扰的。”椴松皱着眉头,在小松旁边坐了下来。

  “是的哟,my brother,让大家担心可不太好呢。”空松紧跟着椴松坐在了轻松的旁边。

  “不是这样的空松哥哥,我只是担心小松哥哥会把感冒传染给我们,这样可不太妙呢。”椴松摆摆手,否定了空松的说法。

  “..是这样的吗...”

  “喂喂别在当事人面前讨论起来啊,有点兄弟爱啊!!”小松有些愤怒地吼道。

  啧,真讨厌,要是没有这帮家伙,要是我是独生子的话,就......

  “嗯哼?小松你今天脾气有点大哦。”

  “嗯,我也这么觉得,他刚才还吼了我一顿。”

  “轻松哥哥居然被小松哥哥吼了..真是不可思议啊。”

  “啊啊,脾气那么臭还真是抱歉了啊!”小松扶着脑袋,没好气的说道,“我要真的感冒了,一定把你们都传染啊!!”

  “诶?不会是真的感冒了吧?轻松哥哥快拿体温...”

  “什么什么!!谁感冒了!!”

  椴松话还没说完,就被刚冲进来的十四松给打断了。

  “十四松,是小松感冒了。”空松拉过十四坐下,“你和一松看猫回来了,一松呢?”

  “垃圾松,你是当我不存在吗?!”一松阴沉的话语在空松背后响起。

  空松吓得一抖,迅速转过头,笑了笑:“抱歉啊一松,没有注意到你。”

  一松却不满足的想要再次挑起事端。

  那边椴松和轻松还在到处翻找着体温计。

  而作为原话题中心的松野小松现在只觉得现在脑子里嗡嗡作响,同时又被周围的声音吵得十分烦躁,他咬着牙,没有出声,心里却在不断地刷着屏:

  啊啊啊啊啊真是讨厌真是烦死了,为什么这几个人不消失?为什么不让我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为什么不消失?为什么不......

  小松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炸了,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始终发现不了。

      他闭上眼,将脑袋用力撞向地面。

  ----------------

  “小松哥哥!!小松哥哥!!”

  耳边传来一道格外有活力的声音,小松顿时清醒了许多。

  他猛地睁开眼,见到的是笑地十分开心的十四松,背景是十分洁净的蓝色天空。

  天.....空?

  等等他不是还在家吗?!

  小松捂着有些发疼的脑袋,还有些混乱。

  “十....十四松?”

  “在!!十四松在这里!!”

  “我...我这是怎么了?”小松本来想问他为什么会在这,但觉得这么说似乎有点奇怪,便临时改了口。

  “对不起小松哥哥!!”十四松听到问话瞬间就是一个标准的土下座,“扔棒球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很弱的小松哥哥砸晕了!很抱歉!请原谅!”

  “...十四松,我原谅你了,但你能把【很弱的】这三个字去掉吗。”小松说道。

  “好的!!扔棒球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十分弱的小松哥哥砸晕了!很抱歉!请原谅!”

  小松揉了揉太阳穴,在脑中努力告诉自己十四松不是故意的,自己很强,好歹曾经也是保护过这些愚蠢的弟弟的。

  但心底还是有奇怪的想法冒出来。

  ...兄弟什么的真麻烦啊...为什么我不是独生子呢....?

  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小松抬头看向十四松灿烂的笑容,低声叹了口气,这种想法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他本来就是个人渣不是吗。

  “喂——小松——十四松——你们在玩棒球吗——”

  被叫到的两人下意识朝声源望去,发现是买完东西走在回家路上的空松和轻松。

  “我也来玩好了!!”空松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来。

  “好啊好啊!!刚才小松哥哥被我砸晕了我还担心没人陪我玩呢!!”十四松高兴地跳了起来,开始转起了圈,“肌肉肌肉!!干劲干劲!!”

  “噗,小松原来你这么弱啊。”刚刚跑过来的轻松刚好听到那句话,很不厚道的笑了,“本来就够智障了,现在不会更智障了吧。”

  “brother,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小松现在需要的是我们的love,兄弟之间那浓烈的love啊!!”空松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自认为很酷地反驳道。

  小松没有回答,在空松轻松到来的时候,他的耳边就开始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清了。

       ----------------------------------

  又...又来了...这种感觉...

  小松咬牙,精神上却承受着比上次所经历的百倍痛苦。

  【啊啊,是不是十分痛苦呢?还能承受得了吗?】

  耳边突然听见一句话,声音充满妖娆与魅惑,似要把人拉入无底的深渊一般。

  【痛苦吗?烦躁吗?憎恨吗?这些疼痛可正是因为你那亲爱的弟弟们啊~】

  小松早就已经倒下了,五感早已衰弱,只是耳边的声音依旧清晰的响着。

  【来吧——过来这边吧——你会得到解脱的。】

  【睡吧——沉睡下去吧——你会摆脱痛苦的。】

  【......】

  那个声音还在不断的说着,小松似乎被它蛊惑了,慢慢地阖上了眼泪。

  【对的,真是好孩子,快、快睡——】

  小松却猛地睁大了眼。

  眼前的画面就像镜子一样破碎成了碎片,照出了成千上百个不同的他,最后哗啦啦地掉落进了无尽的深渊。

  小松爬起来,看到的是那间满是鲜红色彩的屋子。

  “原来......是这样吗...?”小松低着头捂住脸开始笑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将他的身影印在墙上,周遭的暗光被黑暗所侵蚀着,影子的轮廓逐渐变的模糊了。

  “真是......可笑而又悲哀的故事啊...我的...弟弟们。”

  小松展开恶魔的翅膀,冲破了这间血色的幻想,向黎明飞去。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