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之糖

渣文手渣画手。
什么都能吃的杂食系。

© 九之糖
Powered by LOFTER

自己祝自己新年快乐。

1.复习五话开的脑洞。

2.十分ooc(反正这种垃圾自己看)

3.走向十分诡异,后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4.本来是Kara中心,然而(。

(上)

松野家的次男,松野空松,自从那次事变后,最近几天很奇怪。

首先察觉到异样的是对弟弟们一直都很关心的长男,松野小松。

小松最开始发现空松的不对劲是在半夜他起来上厕所时,发现空松还睁着眼睛,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拍了拍空松的脑袋,笑道:“半夜睡不着么,空松?”但空松半点反应也无,于是小松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诶?还发呆呢。”然而空松眼睛也没眨一下。小松惊讶了一下,有些奇怪,便凑到弟弟胸前听声音,却似乎触动到了什么机关似的,空松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他的脑袋,小声的嚷道:“喂喂,小松,大半夜的就别开这种玩笑了?”小松偏过头,笑笑,“啊,谁叫我刚才喊你时你不回应我呢,哥哥真伤心啊——”这样说着,他起身走出房间去了厕所。

小松走出门,一模后背,衣服全湿掉了,他有些诡异的笑了笑:“为什么……会没有声音呢?”

  第二个发现的是末子,松野椴松。

  椴松觉得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最近都有些奇怪。先是小松哥哥频频对空松哥哥投去过度在意的目光,然后是空松哥哥奇怪的举动,比如经常忘掉东西、虽然很痛但与平时不太一样的发言,都让人十分的怀疑。

  于是椴松去找了小松谈话。

  “说吧,小松哥哥,你是不是对空松哥哥做了什么?”

  “诶?椴松你在说什么?”

  “我观察你们很久了,就不要在有所隐瞒了吧,小松哥哥。”

  “隐.....隐瞒什么?”

  “你和空松哥哥最近都很奇怪啊,如果说没有隐瞒什么的话我才不会相信。”

  “...这样啊?不过奇怪的可不是我,而是空松哦。”

  “空松哥哥怎么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最近他很奇怪就是了,你不也发现了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也说不上那里奇怪,就是感觉....感觉这个不是空松哥哥....”椴松的声音越来越小,兴许是自己也觉得这个结论太荒谬。

  小松则叹息着没有说话。

  第三个发现的是三男轻松与五男十四松。

  轻松也没想到自己就是早回来了一点,心里犹豫了一点,就在门外与十四松听到了长男与末子的谈话,然后他在谈话结束后,迅速捂住十四松的嘴逃到了另一个房间,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藏起来。

  “轻松哥哥...什....什么意思?这个空松哥哥是假的吗?”

  轻松一脸慌张的看着面前虽然笑着却快要哭出来的十四松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和他解释。

  “那真正的空松哥哥哪去了....?”十四松扯着轻松的衣服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轻松无奈地想,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见轻松沉默,十四松“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诶,十四松你别哭啊。”轻松慌乱地擦掉十四松的眼泪,最后他也只能安慰他道:“我们去和小松他们商量一起把空松找回来好不好?”

  松野家的四男,松野一松,可以说是最早也可以说是最晚发现空松不是空松的人。

  他最早发现了空松的不正常,最晚发现了“空松”不是空松,不过他都没有说。

  所以他在被四个兄弟告知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惊讶,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几个人对他的反应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那么真正的空松哥哥在哪呢?”十四松像往常一样笑着,却并没有带上名为高兴的情绪。

  “这种事情直接去问那个冒牌货就行了。”一松满脸不在意地回答着,静静地抚摸着怀里的猫。

  “诶?空松哥哥不会被撕票吗?”椴松看向了沉默着的长男和三男。

  “我们现在关于空松的消息一点都不清楚不是吗。”轻松只能这样理智地回答道,“那个冒牌货也不确定有没有同伙。”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这样干坐着了吗?!”椴松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小松哥哥也说些什么啊?好歹你是长男啊?!”

  “......”小松没有说话,只是突然看向门边,兄弟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次男空松拉开门静静地站在那儿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哟,my dear brothers,竟然对我投来了如此hot的目光,真是令人surprise!”似乎没有注意到有些诡异的气氛,“空松”仿佛什么也不知道地说着往常很痛的话语。

  兄弟五人没理他,互相对视了一秒,接着便向“空松”扑了上去。

  “喂喂喂,我亲爱的brothers你们把我捆起来干什么?!!”“空松”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地大叫。

  “啊啊,现在也不管你有没有同伙之类的了。”小松一脸扭曲地笑着,“快说出来吧,空松到底在哪?”

  “什....什么啊....我就是空松啊....”

  “诶?还敢抵抗?轻松、一松给我上!”小松拍了拍手,然后退到了一旁。

  “???”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地“空松”看着一松和轻松拿着他的墨镜、皮衣、痛衫以及痛裤在他的面前一件一件的撕碎、毁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空松”发出了最后的绝望的怒吼然后彻底的炸裂了。

  恩,是真的炸了。

  兄弟五人看着一堆碎片陷入了沉思(?)

  “.....这种东西只有大裤衩博士才会有的吧。”小松握拳,和善的笑了笑,“我们去拜访一下他如何?”

  “好啊。”×4

  (中)

  大裤衩博士被兄弟五人突如其来的到访给惊了一下,不过当他看见小松几人十分凶恶的眼神后就开始呼唤着达悠。

  小松却反应更快一拍地在达悠到达之前抓住了博士的衣领。

  “喂,混蛋,你知道我家可爱的次男在哪吧。”兄弟几人十分和善的看着他。

  “啊...有事好好说嘛,先放大叔下来啊。”大裤衩指了指小松的手。

  “达悠——”

  “这么说来你是知道了。”小松松开了手,但紧接着身后的十四松就跳出来把大裤衩和达悠捆在了一块儿。

  “告诉我们就放了你们哦~”椴松走上前来,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大裤衩打了个激灵,干笑了下,说道:

  “空松受了很重的伤,就来我这儿让达悠包扎了,原本我本来以为他马上就要回去了的时候,他突然问我:【博士,有没有一种能完全复制一个人的外貌、性格、特征的药?】

  我愣了一下,回答道:【好像是有那种效果的药...不过你要它干什么?】

  空松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道:【大概是....太累了吧....如果能复制一个我就先让他代替一下我吧...我在您这里养伤好了。】

  【...但是这种药复制出来也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性格可能也有一点偏差...而且还有很强的副作用,至于是什么还不知道...】

  【没事的,您给我就行了...反正...】

  后面几个字我没听清,不过空松都这么说了,最后也不是我的责任,于是我......”

  “于是你就给他了对吧!!”轻松愤怒地看着大裤衩博士。

  “啧,世界上怎么比我还恶心、混蛋、不要脸、低贱到这种地步地垃圾啊啊——”一松周围飘荡着的阴气开始不稳定起来。

  “博士这种欧吉桑想必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吧?啊?身边只有达悠这样的男人穿女装——还是女仆play来发泄你的性欲还真是可悲呢。”椴松握紧了手机,一脸阴沉地讽刺着。

  “看起来博士你这里的东西挺值钱的,干脆都给我家次男当作医疗费好了呢。”小松像往常一样摸了摸鼻子,打量着四周。

  “所以呢!所以呢!空松哥哥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十四松凑近大裤衩对他喊道。

  大裤衩博士向后微微仰了仰头,说道:“那种药的副作用已经发现了,空松就在里面的房间内,不过他现在可能.....”

  话还没说完,几个人就冲了出去,大裤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然后说完了剩下的话。

  “不过他现在可能不太想见你们。”

  (下)

  五个人冲进房间时,就被扇了一脸风。

  察觉到有人来了的空松回过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啊博士,是不是又伤到您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集体目瞪口呆的兄弟们。

  “诶诶诶诶诶诶?!!!”空松吓得连忙抓过被子把自己埋住。

  五个人却愣在原地自言自语着。

  “我是不是眼花了?”

  “我好像也眼花了...不然怎么可能看见一对翅膀?”

  “我好像也看到了....”

  “我也是.....”

  “......”

  几个人沉默了一阵,然后扑上床去连拉带扯的把被子弄了下来。

  空松整个人都是慌乱无措的,最后只得用翅膀将自己牢牢保护起来。

  “真的是翅膀啊...”兄弟几人惊叹着,用手戳了戳。

  “这个....难道就是博士说的副作用?”

  “诶?吃了那个药能长翅膀吗!十四也要吃!!也——要——吃——!”

  “十四松哥哥别乱吃东西啊....空松哥哥你出来吧,我们都知道了。”

  包裹着人的翅膀抖了抖,空松小心地探出脑袋,被小松一把抓住了头发揉了揉。

  “我这个长男当的真是不称职啊,弟弟有了委屈居然没有及时去安慰他,抱歉啊空松。不过你也让我们担心了好久,这样也不对啊!”

  “抱....抱歉了大家!让兄弟们担心这么久,我果然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本来听到还有些愧疚的几个人听到他的发言瞬间就变换了心情。

  “痛痛痛啊!空松哥哥!!”

  “想死吗!臭松!!”

  “翅膀!翅膀!翅膀!”

  空松看着几个恢复成平常状态的兄弟,朝着小松笑了笑。

  “你这翅膀是药的副作用吗?”唯一还算冷静的轻松看着空松的翅膀严肃地问道。

  “......应该是吧。”空松回答,“啊,像我这样存在于寂静与孤独中的男人,在又拥有了这双翅膀后,该是怎样深重的罪孽啊!!”

  轻松尽力忽视那令人发痛的话语,再次问道:“这个翅膀会持续大约多少天?”

  “不知道...不过....博士说这几天应该就会消失了。”

  “...既然这样,现在你也不方便回去,那先等翅膀消失了我们再来接你。”轻松就这样结束了话题,接着就去招呼三个不省心的弟弟。

  “那就这样?我们先走了!”

  “好——”

  空松回应着,站在门口看着几人消失的背影,发现小松还站在他旁边。

  “小松...哥哥,你怎么还不走?”

  “啊,马上就走。”松野小松笑着说道,突然凑近空松的耳朵说了什么,然后转身朝轻松他们跑去。

  空松还呆在门口,一脸怔愣,脑中还回响着小松最后对他说的话——

       “欢迎回来,天使。”

END


评论
热度 ( 6 )
TOP